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信访窗口 > 正文

  • 南平:“信访评理室” 让“大事”变“没事”

  • 时间:2020-09-21 08:59 | 来源:闽北日报
近一年,在南平生活的人们发现自己身边悄然出现了“信访评理室”,这“评理室”建在哪里,哪里就热闹,大家坐在一起评评理、说说事,很多矛盾、心结就解开了……
 
截至今年8月底,南平全市共开展信访评理2695件次,通过评理化解信访事项2565件次,化解率达95.18%。
 
搭建平台 众人齐心助困纾
 
主持人向信访人确认评理事项,信访人、信访事项承办人分别向大家陈述事由,了解情况后,评理员对信访事项进行闭门合议,分别发表个人评理意见并经合议拿出可行性方案。
 
“开展信访评理的矛盾、纠纷各不同,但目标都是一样的,希望大家都来说一说,把‘大事’变‘小事’变‘没事’。”南平市信访局副局长何寿忠介绍,2019年起,南平在全省试点建立党委政府主导、信访部门主抓、社会力量参与的信访评理机制,即通过引入和发挥社会第三方力量,灵活多样进行情理、德理、法理评议,让身边人来说身边事,靠身边人来解身边结,促进各方形成共识,化解矛盾纠纷。
 
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南平市整合社会资源,组建了含“两代表一委员”、人民调解员、有关行政机关和行业专业人员、社会知名人士、法律工作者、心理咨询师等各类人员在内的信访评理员队伍,队伍人员超过2万余人。同时,全市建立了1个市级、10个县(区)级、139个乡(镇)级、1872个村(居)级信访评理室,实现了市、县、乡、村四级全覆盖,各级评理室也在“小事村(居)评、大事乡(镇)评、难事县(区)评、市里提级评”的分级评理制度下,筑起了信访工作的“四道防线”。
 
“信访部门针对不同的评理事项,选配我们不同的评理员,以最佳组合去发挥最大的作用。”作为信访评理员队伍一员的江和端说,“已经参加过四五场评理会了,看到村民们矛盾化解了,我也很有成就感。”
 
创新方式 发挥特色解民忧
 
南平自然资源丰富、人文底蕴深厚,特别是所辖区域内的武夷山,是全国仅有的4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地”之一。
 
“我们结合地方特点和文化特色,在武夷山兴贤古街设立了武夷山茶室评理室。”武夷山市信访局局长杨浩强介绍,温馨和谐的评理环境,让当事人稳定情绪、趋于理性,在喝茶闲聊中拉家常讲道理,推动信访纠纷及时就地解决。
 
在武夷山市五夫镇兴贤村,村民朱某的父亲因家庭矛盾一直居住在年久失修的老宅中。去年夏季,闽北持续降雨,朱某父亲居住的老宅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就在这时,当地村委会将父子双方请到了茶室评理室,用闲聊的方式与父子俩谈心。过程中,评理员向朱某阐述了遗弃老人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赡养的义务以及社会影响,语重心长劝说朱某算好法律账、良心账和道德账。最终,朱某主动提出将其父妥善安置到五夫镇敬老院,父子俩心平气和地解决了这一多年的矛盾。
 
据介绍,除武夷山特色茶室评理室,全市还通过微信、“学习强国”视频功能,积极探索和开展线上评理,同时,充分发挥闽北老区苏区红色资源优势,在武夷山等地设立“红色评理站”,更好推动了矛盾纠纷在基层解决。
 
综合施策 矛盾化解在基层
 
在松溪县河东乡,陈某和赵某因孩子抚养费而发生肢体冲突,当地政府组织召开线上评理会,当了解到陈某是因公司未及时发放工资而无力支付抚养费时,评理员及时与陈某所在公司联系,说服公司领导预先支付8000元工资解决陈某孩子抚养费的问题。
 
在政和县澄源乡,谢某与陈某订婚并支付了彩礼金,后谢某意愿悔婚,要求退还彩礼金,但陈某不答应不退还彩礼,双方产生纠纷,当地政府组织信访评理,评理员结合当地风俗习惯,以“理”协调双方,最终双方自愿解除婚约,陈某也退还了彩礼金。
 
在浦城万安乡,颜某与邻居游某因一块菜地产生纠纷,当地政府受理该信访事项后,召集双方及评理员到现场进行信访评理,大家不仅详细了解了两家纠纷的来龙去脉,评理员们还综合双方意见,依法依规给出解决方案,颜、游两家人最终“握手言和”。
 
以“情”打开心结,以“理”说服群众,以“法”化解矛盾,这些日子,南平市信访干部们正收集整理着近一年来通过信访评理化解矛盾的典型案例。
 
“信访评理的过程,是释法析理、联系群众、教育宣传的过程,不仅关系连接着千家万户,还是提升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水平的现实需要。”何寿忠说道,希望这些整理成册的典型案例,对下一阶段全市信访评理工作的开展提供更多有益借鉴。
surface
sur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