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治安 > 正文

  • 套牌出租机场拼车宰客 超速闯红灯一趟获利300元

  • 时间:2019-03-23 08:53 | 来源:北青网

“套牌车”号牌中的第二个阿拉伯数字“8”比第一个数字要小,且周边有明显的阴影

“套牌车”内副驾驶前侧的服务监督卡不知去向,只剩下一个塑料壳

近日,有市民向北京青年报记者爆料称,每到夜间,南苑机场停车场内就会出现一批“套牌车”、黑车集聚拉客,并以拼车的形式“拉人头”获利。北青报记者随后前往南苑机场展开暗访调查,发现这里夜间确实有部分“出租车”不计里程不打表,而是采取议价的形式,用“一口价”拉乘客拼车,一趟下来轻松获利300元。此外,北青报记者蹲点观察发现,南苑机场的停车场内还有一伙黑车司机长期盘踞,一到夜间就开始“出动”。

暗访

夜间乘客“被拼车”

一口价每人100元

上周末,北青报记者以乘客身份来到南苑机场,此时已近凌晨1点,恰逢一架从海南飞来的航班已经降落,记者便混在刚下飞机的乘客之间,与他们一同走进停车场。此时停车场内只有三五辆正规出租车可供选择。一见到有乘客出来,盘踞在停车场入口处的一伙“司机”便蜂拥而上。

“去哪儿啊您?”见记者在找车,一名黑衣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套近乎”。得知记者的目的地之后,该男子便开始游说记者乘坐他的车:“车上已经有俩人,拼够三个人就可以出发,三个人都顺路,一口价100元钱一人。”

见记者有些犹豫,该男子不断强调:“这么晚了没车了,都是这个价儿,上车吧!”当记者询问为何这个时间出租车这么少时,该男子表示现在是周末,车就是少。记者又尝试要求其打表,该男子拒绝了,并一再强调:“现在是夜间,这个地方没人打表。就你这段儿路,人家黑车得要价一百五六十呢,我就问您多要了几十元钱而已。”

记者跟随该男子来到他的“出租车”前,此时车上已经坐着两名乘客。记者注意到,这是一辆现代伊兰特,车身用黄蓝色的油漆喷涂,车顶安装了顶灯,看上去与正规出租车并无不同。

上车后,车内同样安装有打表系统,但司机并没使用。在副驾驶前侧的台面上,贴着一张微信收款码,下方有收款人的微信名称。而本该贴有出租车服务监督卡的位置却空无一物,只有一个塑料壳。

公交车21时30分收工

司机称晚上车少是常态

待北青报记者上车后,司机边驾车往停车场外驶去,边指着停车场上正在拉客的“同行”说:“您看,这样儿的人有的是。”记者观察发现,有不少“司机”追着拖着行李走在路上的乘客,试图招揽生意,而此时已是凌晨1点10分左右。

当记者询问南苑机场车少是否为常态时,该司机表示:“越到晚上越没车。”此外,他还强调机场大巴不靠谱:“机场大巴到晚上12点就没了。”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公共交通方面,南苑机场只有501路一趟公交车(草桥南至南苑机场),上行方向末班车为21时30分。但末班车之后,南苑机场往往还有诸多航班未进港。

至于南苑机场的机场大巴,则分为三路,分别发往西单、公主坟、四惠公交枢纽,人满即发。其中只有到西单的线路会一直持续到航班结束,其他两条线路分别在21时以及24时收车。

司机群聊互通情报

躲开机场管理人员

交谈过程中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该名司机是从微信群里的“哥们儿”那里得到消息,才来到南苑机场拉活,“他们说南苑晚上‘断车’了,一辆车都没有,让我赶紧过来拉活,所以我就从四惠赶了过来。”

此外,记者还发现,这些司机对于机场停车场的管理情况了如指掌,知道怎么与管理人员玩“猫鼠游戏”。记者一行离开机场没多远,头顶又有另一架飞机飞过,准备降落。该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立即通过微信语音招呼另一名同伴赶往南苑机场:“你可以进调度站啦,马上出人,现在有个航班,这会儿没车,赶紧过来!进调度站,别上停车场!停车场有俩保安在那儿晃悠,调度站没人管!你赶紧啊!”

当晚北青报记者乘坐的这辆“出租车”上一共有3名乘客,每人收费100元,司机这趟就能挣300元。该司机也坦言,他晚上跑这一趟至少能顶半天的收入。而在正常情况下乘坐出租车打表,从南苑机场到记者的目的地只需60元左右。

记者所乘为套牌车

“逮不着”所以不好管

到达目的地后,北青报记者拍下了所乘车辆的号牌信息。从照片上看,该车辆号码牌中间的第二个阿拉伯数字“8”比前一个数字“8”要小一些,且这个“8”字周围存在阴影,细看便知是故意粘贴上去的。而在黑夜中若不仔细分辨,则很难看出车牌上的猫腻。

北青报记者随即拨打了北京市交通服务监督电话12328,上报车牌号码之后,得知其对应的车辆属于北京某出租汽车有限公司。

记者又致电该出租车公司,其客服人员表示,从后台查询的车辆行驶轨迹看,该车辆当晚24时以后一直停在大兴区,并没有去南苑机场。之后客服人员又联系了出租车司机,当时司机本人早已在家休息。客服人员由此断定,北青报记者当晚所乘坐的车辆为假冒的套牌车,“现在被套牌的车挺多的,哪个公司都有。”

这名客服人员还表示,正规出租车都会在副驾驶位置张贴服务监督卡,上面有明显的二维码,乘客只要扫一扫就能看到司机的完整信息。而记者乘坐的车辆既没有服务监督卡,也没有司机信息,是一辆黑车。当记者询问这种套牌车为何没人管时,客服人员无奈地表示:“想管但不好管,因为逮不着他们。我们这边有定点在机场查车的,但很难抓住现形。”

用出租车名义揽客

为挣钱超速闯红灯

三天前,北青报记者再次来到南苑机场探访。此时已经是夜间21时50分左右。大屏幕显示,当晚24时后到港的航班至少还有11趟。记者跟随一拨儿出港乘客来到停车场,又有七八名黑车司机围了上来。记者观察发现,与之前“套牌车”的“一口价”不同,这些黑车会主动降价争抢客源,有的要价两人100元,有的则喊出两人90元送到家。

有一名司机在拉客时自称是正规出租车,但当记者来到其车辆前时,却发现这是一辆私家车。最后记者上了另一辆“黑车”,一路上司机多次超速,还闯红灯。当记者提出质疑时,司机表示:“干我们这行开车都这样。速度慢了能挣到钱吗?”

谈话中记者得知,这名司机就住在南苑机场附近,他做这行已经有15年了,一般都是每天下午以后出门干活。对于南苑机场的套牌车、黑车等议价的情况,该司机认为很正常:“你就是叫车也没人接单,大家都是要‘议价’的,有时连出租车也这么干。”

说法

议价车多为套牌车

低风险高回报难禁

一位出租车从业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对于正规出租车来说,议价行为一旦被执法部门发现,司机就会被严厉处罚,公司也会对司机进行内部处理。因此正规出租车少有议价行为。大多数议价的车辆不是正规出租车,很可能有“套牌车”。

据介绍,所谓套牌车又叫“克隆车”,是指不法分子伪造和非法套取真牌车的号牌、型号和颜色,使走私、拼装、报废和盗抢来的车辆在表面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套牌就是贴标签,已被国家坚决禁止。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司机议价主要出现在大型交通枢纽等人员密集场所,以夜晚车少时居多,“普通出租司机每天工作10小时,平均流水收入仅为500元到600元。而套牌车、黑车司机与乘客议价、按人头收费,一趟活用不了1小时就能收入300元,回报相当高付出的代价又少,所以才屡禁不止。”

北青报记者查阅相关法规了解到,根据《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出租汽车驾驶员在营运时应当携带并按照规定放置、张贴营运资格证件和服务监督卡;必须正确使用计价器,不得与乘客议价;收款后应当向乘客开具项目填写齐全并与实收金额相符的专用收费凭证,不得在专用收费凭证上弄虚作假。第十七条规定,乘客在乘坐出租汽车时应当按照计价器显示的金额交付乘车费用或者按照规定购买车票,不与驾驶员议价。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伪造、变造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检验合格标志、保险标志;不得使用其他机动车的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检验合格标志、保险标志。第九十六条:伪造、变造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驾驶证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予以收缴,扣留该机动车,处15日以下拘留,并处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使用其他车辆的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检验合格标志、保险标志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予以收缴,扣留该机动车,处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

surface
surface